爱读书网 手机版

首页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

陆晋南 宁鸢

陆晋南 宁鸢

作者:陆晋南

分类:古代言情

时间:2023-11-08 18:57:22

可随着信越来越多。 宁鸢的心也有些乱了。 芳心院伺候她的人有近百名,想要揪出为那女子送信的人,亦是大海捞针。 这写信的女子,究竟是何人?...

章节目录

精彩节选

陆晋南眉心微动,深黑的眸盯着鸣月。

眼底暗光闪烁,在看向宁鸢时却又恢复正常。

他点点头,仿佛真的刚想起来一般,向她介绍:“是府里以前的医女,鸣月。”

如若宁鸢没有看见过那一幕,只怕真的会以为他们二人只是点头之交。

她看着鸣月那明显更大了的肚子,手指微颤。

在无情山庄这段时间,她已经找时机查清了所有事。

鸣月是府里的医女,早已对陆晋南芳心暗许。

某一次陆晋南去酒楼,她故意在他的酒里下了春风醉。

那种药,药性最烈。

那晚,鸣月易容成宁鸢的面貌,上床为他解了药。

两人一夜缠绵,陆晋南醒来后看到脱落在一旁的面具后,大发雷霆,险些将酒楼给砸了,甚至扬言要把鸣月赶出京城,责令她此生都不准回京。

可是偏偏,那一夜,鸣月怀孕了。

求孙心切的老王爷和王妃喜不自胜,立刻就要将鸣月抬进府里。

陆晋南知道后大怒,当即就要打胎,可老王妃用宁鸢无所出要休她为威胁,逼得陆晋南只能留下这个孩子。

他自然不可能将鸣月抬进王府,于是将她安置在了听风院。

老王妃还以死相逼,让他必须常常去看鸣月和她的孩子。

陆沉ʟʋ玉每后退一步,老王妃和鸣月便前进一步。

到如今,宁鸢已经看不清,他的妥协究竟是被逼无奈,还是早已心猿意马。

看着他毫无波澜的脸色,宁鸢内心苦笑。

另一个为他生儿育女的女子就在眼前,他居然还能如此毫无破绽。

所以,陆晋南,你就已经骗过我多少次呢,才能如此熟练?

鸣月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下宁鸢,微笑道:“没想到王爷和王妃感情还是如此深厚,真是羡煞旁人,鸣月还要去药店取安胎药,就不打扰了。”

她离开了裁衣坊,陆晋南也神色如常的替宁鸢去取绸缎。

回到马车旁。

“鸣月成亲了吗,夫家是谁?”

宁鸢靠在他怀中,终于说了第一句话。

陆晋南眸光微颤,随即道:“我也是今天才遇见她。”

宁鸢看着他平քʍ静的双眼,疼痛再次浮上心头。

陆晋南,为何你连骗我,都能骗得如此娴熟。

而这时,有几个百姓从旁边路过交谈。

“真是晦气,一出门就见血,那怀孕女子来拿个药还摔倒了。”

“那女子怪可怜的,她的孩子能留下来也悬了。”

陆晋南眉间突地一跳。

下一刻,他立刻将宁鸢放进马车里。

“宁鸢,你先回去,我有事要去办。”

也不等她回答,立刻便转身匆匆离开了。

宁鸢僵硬的看着他离开的身影,方才,她明显在陆晋南的眼神里看到了慌乱。

他在担心鸣月。

因为担心鸣月,甚至丢下了自己。

宁鸢没有听他的话回去,而是走下马车,跟了上去。

药店门口乌泱泱围着一圈人。

宁鸢看了很久,却没有看到陆晋南和鸣月。

她向一旁走去,最后,才在一个无人的小巷看到了两人的身影。

鸣月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,显然那个摔倒的孕妇并不是她。

但陆晋南似乎心有余悸。

“谁让你随便出门乱跑的?”

鸣月娇娇的勾住他的衣袖,两人再没有刚才当着宁鸢的陌生。

“要用药安胎啊,王爷又不管我,我能如何~”

似怪似嗔,无比亲昵。

陆晋南眸间迟疑了几秒,看着她的肚子,终是叹了口气。

“本王送你回去。”

鸣月便欣喜的挽着他的肩,笑意盈盈的看着陆晋南。

而陆晋南则扶着她的肚子,似是生怕她出事。


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
站长邮箱 87868862@qq.com Copyright © 爱读书网 琼ICP备2022017991号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