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首页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

秦桑柔穆寒小说

秦桑柔穆寒小说

作者:秦桑柔穆寒

分类:现代言情

时间:2024-02-07 21:10:21

时逢二月,寒风仍如刀锋一般,刮得人脸皮生痛。一大早秦桑柔就站在了当铺门口,握着手里的珠钗,反复抚挲着。...

章节目录

精彩节选



月色深深。


秦桑柔躺在榻上辗转反侧,脑子里跑马灯似的跑过好些事。她想起了第一次见穆寒的时候,他出征大胜归来,骑在高头大马上,身穿亮锃锃的黑色盔甲,一把锁骨弓背在背上,威风凛凛。


她当时刚与秦归明互通心意,出去买绣线,准备给秦归明做衣裳。站在人群中,远远地看了穆寒一眼,转身就进了铺子。


谁能想到三年后,她竟然成了穆寒的帐中人。


她翻了个身,觉得心里堵得慌,刚坐起来,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。她犹豫了一下,轻手轻脚地趴到窗子去看。


只见月光泠泠下,穆寒披着一身黑色披风,正大步过来。


他怎么又来了?


秦桑柔吓了一跳,赶紧关上窗子,想了想,把油灯也吹灭了。不管了,若他叫人奉茶,她只管装睡。


她真不是想白拿银子不干活,而是害怕榻上的他……


躺了没一会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
“穿好衣服,出来。”


是穆寒。


秦桑柔喟叹一声,认命地起身穿衣。想了想,她俯到镜前,给自己抹了点桅子花油,再往眼角点了颗红色的泪痣。


玉娘眼下有痣,虽说点晚了一点,但她可以解释说之前用脂粉盖住了。她看过画像,玉娘和她容貌上有七八分相似,认真装扮一番,确实能以假乱真。不然,玉娘爹娘也不敢让她来冒名顶替。


开门出来,穆寒站在台阶下,身后是两个身形健硕的侍卫,身上穿的正是那年她见过的黑铁盔甲。


“随我出趟门。”穆寒的脸被暗光笼着,看不清情绪。


她福了福身,乖顺地走到了他身边。


“戴上。”穆寒从怀里拿出一方叠好的面纱,抛给她:“路上都是男子,自己当心。”


秦桑柔愣了一下。全是男子,这是何意?


她一向不爱多问,匆匆把面纱戴上,跟着穆寒往外走。


两个侍卫走在她的身后,跟得很紧。


门外还等了几个侍卫,都骑着马。她一眼就认出了穆寒的马,这是汗血宝马,万里挑一的纯品良驹。那两个侍卫也各自有马,她迷糊地看了看四周,这是让她牵马不成?


这时一阵踢踏声响了起来,有侍卫牵了匹小一点的马过来了。


“上马,”穆寒扫她一眼,拉着缰绳,利落地跨上马背。


上马?


她要骑马?


她不会啊。


秦桑柔犹豫了一会,拉住了缰绳,费力地往马上爬。马儿很温驯,但她实在是不会,笨拙地爬了好几下,始终没能爬上去。


“你不会?”穆寒的声音传了过来。冷冷的,很威严。


秦桑柔脑子里有根弦猛的绷紧。


穆寒挑玉娘过来,难道会骑马也是其中的一个要求?


“会,就是现在腿疼,抬不起来。”秦桑柔轻喃道。


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,十多个高大的侍卫都看着别处,没一个朝她这边看过来的。


穆寒夹了夹马肚子,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。


秦桑柔硬着头皮抬头看向他,小声说道:“不然主子换个人随行伺候吧。”


换个人?他要去十天半月,月殒毒发会不定时,说是七日,但说不定提前,又说不定推迟。所以,这时候他离不开秦桑柔。


“手。”穆寒朝她伸出了手。


她玲珑小巧地偎在马儿身边,面纱遮住了她的小脸,一双眼睛落了月光,越加显得素净清灵。


可惜他就是看不太清。


他的眼睛最近越加地模糊了,祁容临说月殒发作的过程就是这样,若是能解,最后眼睛就会恢复。若最后没解,那他的眼睛就彻底盲了。


“伸手。”见她没动,穆寒长眉微锁,催促了一声。


秦桑柔回过神,连忙把手递给他。


身子腾地一轻,被他给拉了起来,直接坐到了他的身前。


“介绍你来时,没说你这么娇气。”他滚烫的呼吸拂过了她的耳畔。


秦桑柔红着脸,没接他的话。


她不是娇气,她也是很能吃苦的人。只是她从来性子柔软,不是玉娘那般泼辣的姑娘。样子可以装,这泼辣她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装得像。


她思忖了好一会,揣摩着见过的泼辣女子,学着说了一句:“不娇气。”


穆寒的身子绷了一下,随即低沉地说道:“闭嘴。”


秦桑柔的脸更烫了,抿着唇,没敢再乱学。


她终是有不擅长的东西,得好好练一下才行。


很快,十多匹马就出了城。


秦桑柔没骑过马,虽然身后有人给她靠着,屁股和大腿还是磨得生痛。不安地挪了几下之后,穆寒抓着缰绳的手突然摸了过来,直接往她的裙子上捏了一把。


秦桑柔吓了一跳,刚软下的腰一下子又挺直了,整个人僵硬着一动不敢动。


“袄裤穿着了?”穆寒只摸了一把,便缩回手,低沉地问道。不穿袄裤,大腿会磨伤。


秦桑柔愣了一下才点头:“嗯。”


穆寒再没说话,一条胳膊揽紧她的腰,把她往怀里固定了一些,然后越骑越快。


过了足有两三个时辰,她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,天终于亮了,马也停了下来。


“你在这里等着。”他一只手把她拎下马,扫了她一眼,打马纵跃,直接飞跨过了小溪。


秦桑柔眼前一花,跌坐在了地上。


她这身体真的很弱。自打家里出事以来,就在穆寒的别院里吃过几顿饱饭,整个人比月光还要轻,风一吹就能倒。


穆寒的马跃过小溪的时候,扭头看了她一眼,但很快就收回了视线,打马远去。


侍卫们也纷纷跟着他纵过小溪,没一会,她身边就只有风声在回响了。


她茫然地打量四周,眼前是一条蜿蜒的小溪,两边林木葱葱。


穆寒把她带到这里来干什么?


“周姑娘。”这时,一把冷漠的女声响了起来。


秦桑柔匆匆抬头看,只见身后站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,一身蓝布衣裙,冷眼看着她。


玉娘姓周。


秦桑柔反应过来,立刻起身向女人行了个礼,“见过嬷嬷。”


“你以后就叫我越婶子,就在这儿好好呆着。”女人扫她几眼,带着她往前走。


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
站长邮箱 87868862@qq.com Copyright © 爱读书网 琼ICP备2022017991号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