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首页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

江诗珊顾奕苍

江诗珊顾奕苍

作者:江诗珊

分类:现代言情

时间:2023-11-08 19:01:56

大周七十三年,寒冬。江大将军府最尊贵的嫡女死了,死在阴冷肮脏的天牢里。满门尽丧那日,江诗珊自戕在天牢里。...

章节目录

精彩节选

中计惨死……


顾奕苍真的没有放过他们!


撕心裂肺的痛意霎时侵入江诗珊心尖,她喉间涌上腥甜,遏制不住吐出一口鲜血。


鲜红的血浸了满地。


青衣惊慌大喊:“小姐!小姐!”


江诗珊给不出回应,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搅在一起。


疼到昏厥的那刻,她然又回到了忠勇将军府。


父亲和两位兄长坐在主位上,眉目含笑的望着她。


一众师兄、师姐都挥手和她打招呼:“小师妹回来了,今晚想吃什么?师姐给你做。”


“师兄近日得了一匹良驹,送给小师妹。”


江诗珊满心欣喜的奔向他们:“师兄师姐……”


话音未落,整个将军府瞬间死寂。


方才还鲜活着的人,此刻已然浑身沾满血迹。


连同笑着的两个哥哥此刻也倒在地上,银甲之上满是刀痕,死不瞑目。


质问声从四面八方涌来:“江诗珊,这就是你选的好皇帝、好夫君!”


“江家就是毁在了你的手里!你这个祸害,是你害死了我们!”


江诗珊猝然惊醒,额尖手心满是冷汗。


青衣已经离开,牢内只剩那盒芙蓉糕……


江诗珊怔怔望着,还没回神,又听见不远处的狱卒议论:“听闻辽人又在举兵攻城,不知边关战况如何。”


“少操心,陛下早就下令,让江老将军去边关了……”


这话恍若一轮巨斧,将江诗珊的心狠狠劈开。


忠勇将军府只剩父亲,没想到顾奕苍竟然还不肯罢休!


她咬紧牙关高呼:“来人!我要见顾奕苍。”


狱卒手里的刀鞘猛地敲在铁栏上,语气轻蔑:“江家都亡了,还以为你是大小姐呢,圣上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?”


江诗珊攥紧指尖:“让我见顾奕苍,否则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天牢里,让你们也无法交差。”


狱卒又惊又怒,见她不似说笑,只能暗骂一声出去通报。


一刻钟后,狱卒带着江诗珊前去勤政殿面圣。


不料刚上勤政殿台阶,门忽然从里面打开。


江诗珊抬眸,就见侍女扶着宁雪枂出来,她眉目间尽是春色,一副刚被疼爱过的模样。


一上一下间,两人对视。


宁雪枂眼中讥讽,嘴角划过得意的笑容。


江诗珊呼吸微滞,心底再次涌上细密绵连的痛感。


身后狱卒猛然推她:“还不快走!不是闹着要见陛下。”


江诗珊被推的一个踉跄,脚上脚镣哐啷做响。


她独自一人走进殿内,就见顾璟煜稳坐皇位,漠然的双眸内没有一丝感情。


江诗珊声音嘶哑:“我爹带兵出征这件事是真的吗?”


顾奕苍放下奏折:“是。”


江诗珊指尖嵌入掌心:“我父亲已年过花甲,被你收回兵权不会再有任何威胁,你为什么不肯放过他?”


顾奕苍眸色一沉:“江家高义,为国出征,朕会在忠勇公之上再行加封。”


加封?真是莫大的讽刺!


江诗珊眼眶发红:“顾奕苍,你究竟是想要我爹为国出征,还是想要他的命?!”


“江诗珊!”顾奕苍冷声打断,强压怒气,“你吵着闹着要见朕,就是为了质问朕,没别的话要说吗?”


和顾奕苍那些缠绵的过往一闪而过,江诗珊闭了闭眼:“如果我爹有什么事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
四目相对,顾奕苍脸色冷沉:“来人,给我把她送回天牢。”


随着令下,江诗珊再次被押回天牢。


转眼,五日过去。


江诗珊忧心父亲,日不能食夜不能寐。


只能夜夜望着窗外的明月祈祷上天眷顾,能让父亲平安归来……


这日,江诗珊忽然被狱卒提到行刑处,铐在刑架上。


宁雪枂端坐在楠木椅上,语气讥讽:“江诗珊,你现在怎么狼狈的像条丧家之犬呀?真可怜。”


“看来陛下还是更爱本宫,不仅许诺我的孩子太子之位,还加封了我父做一品太师。再看看你们江家,死的死,下狱的下狱……”


宁雪枂抬手,拂过发上的金凤鎏金簪:“江诗珊,你要是不想死,不如开口求求本宫,说不定我心情好就饶你一条狗命。”


江诗珊看她这副得了顾奕苍承诺的痴情样子,恍惚看见了从前那个蠢到极致的自己。


曾几何时,她也自以为得到了顾奕苍的爱,能与他携手白头,实际上却都是利用。


江诗珊露出一个苦涩到极致的自嘲:“飞鸟尽,良弓藏。宁雪枂,你觉得顾奕苍能容你们宁家辉煌到几时?”


宁雪枂脸色骤变:“你胡说什么!我与你不同,陛下是爱我的。”


江诗珊嗤笑一声:“爱?你信吗?”


宁雪枂霎时恼羞成怒,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个巴掌:“贱人!”


清脆的一声响,江诗珊被打的别过头,脸上尽是火辣的痛感。


再抬眸,却和宁雪枂身后的顾奕苍四目相对。


他款步走来,声色冷然:“枂儿不在娇兰宫,到天牢里头来做什么?”


宁雪枂惊慌回头:“陛,陛下……”


顾奕苍唇角微勾,笑意却不达眼底:“天牢脏乱,要是冲撞了枂儿,朕心难安,快回去吧。”


宁雪枂张嘴,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对上顾奕苍不容置疑的眼神。


纵有不甘,她也只能闭嘴离去。


牢狱中霎时静了下来,只剩微弱的风声。


顾奕苍上前,拂过江诗珊的脸上的指印:“疼么?”


江诗珊挣脱他的手,别过头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
顾奕苍神色复杂,沉默不语。


四周一片死寂,江诗珊陡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
“是不是我爹?是不是有他的消息了?”


她紧盯顾奕苍,听他语气漠然:“江老将军骤闻江家噩耗旧疾复发,带病出征途中感染风寒,不治身亡。”

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
站长邮箱 87868862@qq.com Copyright © 爱读书网 琼ICP备2022017991号-12